<i id='v2fmy'></i>

  • <tr id='v2fmy'><strong id='v2fmy'></strong><small id='v2fmy'></small><button id='v2fmy'></button><li id='v2fmy'><noscript id='v2fmy'><big id='v2fmy'></big><dt id='v2fm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2fmy'><table id='v2fmy'><blockquote id='v2fmy'><tbody id='v2fm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2fmy'></u><kbd id='v2fmy'><kbd id='v2fmy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v2fmy'></dl>

        <span id='v2fmy'></span><acronym id='v2fmy'><em id='v2fmy'></em><td id='v2fmy'><div id='v2fm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2fmy'><big id='v2fmy'><big id='v2fmy'></big><legend id='v2fm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v2fmy'><strong id='v2fm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ins id='v2fmy'></ins><i id='v2fmy'><div id='v2fmy'><ins id='v2fm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v2fm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遷墳怪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视最新版下载_草莓丝瓜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    這件事發生在很多年前。

              姚莊地處山區,卻是個土壤肥沃、樹木茂盛的地方。隻是因為沒有一條像樣的道路通往外界,所以姚莊的人都很封閉。

              新上任的村長是個年輕人,叫姚士乙。姚士乙的父親是村裡有名的老實人,無論對誰都打不還手、罵不還口。而姚士乙自己也是個很本分、正派的年輕人。於是村民們推選姚士乙當瞭姚莊的村長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發生瞭一件事卻讓姚士乙幾乎成為眾矢之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在村委門口,村裡的碎嘴子彭大爺罵道:“士乙,我們老少爺們兒覺得你很老實,才選你當村長。你怎麼剛當上官兒就忘恩負義瞭?”

              另一個中年人也附和說:“彭大爺說的沒錯!姚士乙,你要遷墳就不行!挖墳掘墓是缺八輩子德的事情。會遭報應的。弄不好會傢破人亡的!”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耐心地解釋道:“我們村為什麼成為貧困村?還不是道路不通?我為什麼號召大傢夥遷墳?還不是為瞭修路?你看咱們村的蘋果樹,一年產下來的蘋果都可以開罐頭廠瞭。你再看看地裡的野菜,拿到城裡去賣保準受歡迎。可是現在呢?道路不通,這些寶貝疙瘩根本送不出去。一年一年我們隻能眼瞅著這些東西爛掉、喂豬。”

              此言一出,很多村民停止瞭辱罵,有的人也在想姚村長說的有理,有的人則看事態的發展,但是有很多人還是不同意遷墳。

              彭大爺是個老頑固,冷笑道:“看不出來,你小子當瞭兩天村長學會喊口號瞭?既然為瞭咱村兒致富,你怎麼不遷自己傢的墳?”

              這個提議仿佛很“高明”,其他村民也反問:“姚村長,你傢先遷墳,我們就遷墳!”

              盡管這是意料之中的問題,但姚士乙仍是很為難。可轉念一想:我既然當瞭村長,又提到遷墳。如果不遷自己傢的墳,有什麼資格讓別人遷墳?我是為瞭咱村鄉親們有個活路,不是為瞭自己升官發財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姚士乙一跺腳,喊道:“遷就遷!我明天就把自己的祖墳遷走,等我遷完你們遷不遷?”

              沒人相信姚村長敢遷自己的祖墳,都以為他在賭氣:“你遷我們就遷!”

              姚村長趁熱打鐵,道:“口說無憑,立字據!”

              還真別說,大傢也不知道怎麼瞭,可能都是不相信姚村長能遷自己的祖墳,所以全都在“軍令狀”上按瞭手印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的父親老姚頭聽說兒子要遷墳,而且遷的第一座墳是老姚傢自己傢的祖墳,氣得暴跳如雷。

              這老頭平時比武大郎還窩囊,但一聽說要遷祖墳卻火冒三丈:“兔崽子,當瞭兩天村長就不認識東南西北瞭?起什麼高調?遷祖墳是缺德帶冒煙兒的的勾當,會遭報應的!咱們老姚傢幾百年前是大戶,當初老祖宗立的規矩就是不準遷墳,你不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    原來幾百年以前姚莊剛形成的時候,姚莊的先人們都找瞭風水先生選瞭住宅和墳地的位置,並給子孫留下遺言,住宅和墳地不準換位置,誰敢擅自遷墳、擅自修路和建房子就要遭到九泉之下祖先的責罰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姚士乙一提遷墳全村人都一致反對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苦口婆心地解釋,苦口婆心地規勸,卻感到父親比彭老頭還頑固,於是也來瞭倔勁兒,道:“我遷墳是為瞭村裡人能過上好日子,你憑什麼阻止?我沒錯,錯的是你!”

              老姚頭一聽更是血灌瞳仁,拿起火鏟子就要拍自己兒子。姚士乙那麼孝順,能還手嗎?隻能翻墻頭逃走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姚莊來瞭不少外鄉人。是姚村長找來幫助遷墳的。

              大傢註視著姚士乙,慢慢發現姚士乙根本不是賭氣,也不是瞎咋呼。他是真的要遷祖墳。

              彭大爺趕緊勸道:“姚士乙啊,你要來真的?可不能啊!遷祖墳要遭報應的!會天怒人怨的,老祖宗會懲罰你們老姚傢的!聽我的,趕緊回去,你還是咱們的村長,別惹事兒!”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由於心情不好,早上破例喝瞭二兩白酒。臉紅撲撲的,透出的是怒氣而不是喜氣。他一聲令下:“動手遷墳!挖吧!”

              雇來的人就動鐵鍬挖祖墳,鄉親們都震驚地觀察這一切。有的小媳婦和老太太們還嘰嘰喳喳:“姚村長真遷祖墳瞭?”“完瞭,他傢算是完瞭”“等著吧,他傢以後要有大禍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正在此時,姚村長的父親,從山下跑上來瞭。老姚頭看見兒子帶著正在挖墳,急急忙忙往山上趕。一邊跑一邊喊:“都給我停下!別動祖墳啊!”

              人們停止瞭動作,看著姚士乙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似乎很冷漠,道:“看我爹幹什麼,你們繼續!”

  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天上的雲彩不知何時聚集在瞭一起,形成烏雲,不一刻烏雲佈滿天空,隻聽狂風大作,天空竟然下瞭雨。這時老姚頭已經跑到瞭半山腰,離墳地還有很長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看著自己親爹踉踉蹌蹌的樣子心有不忍,但是他是鐵心要遷墳的。他愣愣地站墳地裡,因為下雨,鄉親們都去附近的破房子裡避雨瞭,而外鄉人也停止瞭挖墳。

              隻有姚士乙還孤獨地站在墳地裡,彭大爺雖然痛恨他遷墳的舉動。但看著雨裡的姚士乙又很心疼。姚士乙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孩子,比自己孩子還親。隻是遷墳這一件事犯瞭眾怒。彭大爺就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好的孩子要讓全村人遷自己墳地,就為瞭修路?你不就是個村長,幹什麼跟著上邊唱高調?

              雨是越下越大瞭,天空中一道閃電劃過,一個炸雷落下。把大傢嚇得魂不附體,有人高喊:“祖宗生氣瞭,要懲罰老姚傢!”

              再看老姚頭本來已經到快跑到山上,被這個炸雷嚇得跌瞭一跤,接著滾到山腳,頭磕在石頭上血流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這回姚士乙瘋瞭一樣跑到山下,鄉親們也顧不得下雨跟著跑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再看老姚頭對自己的兒子說瞭一句:“孩兒啊,不能遷祖墳啊!”

              人們發現他的傷口在太陽穴那個地方,老姚頭也隨即斷瞭氣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抱著自己父親的屍體哭喊:“爹啊!爹!”

              人們都說姚士乙要遷祖墳,遭瞭報應才害死自己的親爹。但是沒人去責怪姚士乙,沒人忍心火上澆油。因為姚士乙平時做瞭不少好事,隻有遷墳這一件事讓大傢不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的妻子卻對此表示不滿,有事沒事的時候總埋怨丈夫遷祖墳會遭報應。

              老姚頭頭七這天下午,兩個人又因為這件事吵起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道:“我遷祖墳是為瞭修路,是做好事!做好事不會遭報應!”

              “啥?”姚士乙的妻子驚訝道,“你這意思還是要遷祖墳?你沒病兒吧?你爹都因為你被害死瞭,你還要遷祖墳?你是不是還想害死我們娘倆兒?”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道:“我爹去世是湊巧,別在這胡說八道!”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的妻子嗓門也大,把鄰居們都招來瞭,卻仍大呼小叫:“你想傢破人亡,我和兒子還想好好活呢!你要是再攛掇大夥遷祖墳我就帶兒子回娘傢!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現在就走!”姚士乙氣的指瞭指門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的妻子也是火爆脾氣,抱著六歲的兒子姚姚就回瞭娘傢。誰也攔不住!攔不住姚士乙遷祖墳,也攔不住姚士乙的媳婦帶姚姚回娘傢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姚士乙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。桌子上的煙灰缸裡插滿瞭煙頭,蠟燭燒瞭大半截。

              那位問瞭,這又不是古代怎麼姚莊還點蠟呢?沒通電嗎?

              您別誤會,姚莊幾年前就通電瞭。但是今天不巧停電瞭。姚士乙一個人鬧心,也睡不著就點著蠟燭幹坐著。

              蠟燭著到剩一小半的時候突然滅瞭,姚士乙用打火機點瞭半天也點不著。他又找出兩根蠟燭,用打火機點沒點著,再用火柴點還是點不著。

              窗外嗚嗚風響,窗戶也啪嗒啪嗒地晃動。姚士乙在劃火柴時,火柴剛出現火苗就自己滅掉,剛燃起火苗就自己滅掉。而打火機也沒氣瞭。

              屋子裡漆黑一片,姚士乙站起身來卻突然跌倒。他就感到自己的腿有點發麻,不能挪動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有點害怕,就喊鄰居。這時隔壁的老楊傢沒睡覺,房子裡傳出打麻將的聲音。姚士乙便大喊:“楊大哥,上我傢來一趟。”

              可是隔壁的老楊傢好像聽不到呼喊,隻有麻將聲和聊天的聲音還繼續傳出。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又喊:“你沒聽到嗎?楊大哥,來一下,幫幫忙,我腿瘸瞭!”

              還是沒反應!

              姚士乙喊瞭半天也沒動靜,他捂著臉鬱悶的時候卻突然來電瞭。屋子裡亮瞭,他往上看這、著,看到大立櫃不知什麼什麼時候倒瞭,正砸在自己的左腿上。

              他骨折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