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gvawz'></ins>

<span id='gvawz'></span>

      <i id='gvawz'></i>
      1. <tr id='gvawz'><strong id='gvawz'></strong><small id='gvawz'></small><button id='gvawz'></button><li id='gvawz'><noscript id='gvawz'><big id='gvawz'></big><dt id='gvaw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vawz'><table id='gvawz'><blockquote id='gvawz'><tbody id='gvaw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vawz'></u><kbd id='gvawz'><kbd id='gvawz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gvawz'><strong id='gvaw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gvawz'></fieldset>

        <dl id='gvawz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gvawz'><em id='gvawz'></em><td id='gvawz'><div id='gvaw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vawz'><big id='gvawz'><big id='gvawz'></big><legend id='gvaw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2. <i id='gvawz'><div id='gvawz'><ins id='gvawz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借種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视最新版下载_草莓丝瓜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我們劉傢在村裡是大戶人傢,祖上三代都是跑商,傢底豐厚,我們傢的宅子住上百人毫不誇張。到瞭我爺爺這代,更是當上瞭村長,那時候還沒有公路,交通公具也少,大多是馬車牛車,離縣城遠,所以當上個村長也算有權有勢瞭。我爺爺有兩個老婆,第一個老婆也就是我奶奶,他們結婚第二年就生下瞭我爸。在我奶奶懷孕期間,爺爺沒有房事,就在外面偷偷有瞭女人,在生下我父親不久,爺爺就把她納進來瞭,不久就生下瞭我二叔。

          後來,我爺爺就和小妾相繼去世,我父親就開始當傢。我父親在當傢第二年就娶瞭我母親,但過瞭好多年,都沒有生子,聽說後來我奶奶求神拜佛,又給我父親求瞭很多靈藥,才生下我,但是我是個女孩!也許,經歷瞭很多磨難才生下的我,卻不能幫劉傢傳宗接代,我父親整天鬱鬱寡歡,開始酗酒,還經常打我母親,後來有一次出去跑商前喝瞭很多酒,從馬車上摔下來,由山路上滾下去當場死亡。後來我母親知道後哭瞭一天一夜,第二天就瘋掉瞭,現在隻剩下我和奶奶相依為命,雖然我還有個二叔,但我奶奶從來都不讓我接近他的,而且我傢的生意也不讓他碰,說他隻是個小妾的兒子。我奶奶年紀也大瞭,生意根本做不瞭,所以我們劉傢,漸漸的開始傢道中落!

          我今年十五歲,叫劉靜怡,在村裡也算個標致的大姑娘,走在路上也能讓一群小夥子看的直流口水,我奶奶每天都算著日子,等著把我嫁出去。我奶奶總念叨:“等奶奶幫你找個好人傢,就可以安心睡黃土瞭。但是,還沒有機會等到我待嫁的年齡,村子裡和這座老宅,卻發生瞭一件件令人心慌詫異的事

          事情的開始,是我十五歲的生日那天,奶奶幫我擺瞭個生日宴,宴請瞭村裡的許多人,在大傢都在吃飯的時候,突然聽到西邊的院子一陣騷亂,奶奶連忙帶著幾個仆人趕過去查看,我是最後一個趕到的。隻見一個渾身白衣裙的女人,披頭散發,眼睛通紅,黑眼圈特別大,趴在地上,用手指不停的在地上寫著他要回來瞭,他要回來瞭!指甲縫裡全是泥土,偶爾有一些液體從指甲縫中流出來。我走近一看,這個人正是我母親,她瘋瞭後奶奶就把她鎖在西邊的廂房,一日三餐都由仆人送過去,不知今天為何跑瞭出來。我想扶她起來,但我靠近她的時候,一股惡臭迎面而來,我下意識的往後退瞭退,仆人們和奶奶也好像聞到瞭惡臭,往後退瞭退,用手掩瞭掩鼻子,奶奶搖瞭搖頭,揮瞭揮手,示意仆人拉她回去西廂房。母親也不反抗,任由仆人拉著,目光呆滯,嘴角留著長長的口水沫,嘴裡還念叨著他回來瞭,他回來瞭!突然,她目光接觸到瞭我,渾身震瞭下,停止瞭念叨,她看著我,我也看著她,她嘴唇動瞭下,沒發出聲音,但是我卻可以清楚的知道她說的那句話,快走!快走!

          發生瞭這樣的事,生日宴在村民們的議論紛紛中早早散場瞭,晚上躺在床上,腦海裡不斷浮現母親那句話:快走!快走!也許太累瞭,過一會就迷迷糊糊的睡著瞭,睡到半夜,突然一隻冰冷的手鉆進被窩,在瘋狂的撫摸我的下體。我一下就驚醒瞭,我拼命的想睜開眼,想大聲叫,但身體好像不是屬於我一樣,隻有腦子是清醒的,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瞭,心裡的恐怖到瞭極點,但是隻能任由那隻手肆意的侵犯我,想到這裡豆大的淚珠從眼眶中滑落。突然那隻手就消失瞭,我全身的力氣又回來瞭。

          我連忙睜開眼,但是周圍除瞭空氣,什麼都沒有,我大口的喘著氣,想把心中的恐懼都吐出來。難道剛剛的是幻覺?或者是做夢?不可能,感覺是那麼真實!不管怎麼樣,反正今晚我是不敢自己一個人睡瞭,去跟奶媽睡吧!

          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瘋掉瞭,所以奶奶給我請瞭個奶媽,奶媽不單給我喂奶,還負責帶我,我從小最粘她瞭,有什麼事我都找她,小時候我都是跟她一起睡的,隻是漸漸的我長大瞭,就跟她分房睡瞭。

          躡手躡腳的來到奶媽的房間,卻發現奶媽的房間的燈亮著,房門半掩著。我悄悄的打開一條縫往裡看,卻看見奶媽赤身裸體的像條狗一樣趴在床上,兩顆碩大的圓球晃蕩著,嘴裡發出噗呲,噗呲的聲音,口水不斷在嘴角流下來,身體不停的向前晃動,好像有什麼在後面撞擊她,推動她,這種場景我見過,就是村裡的狗交配的時候,就是這種姿勢。但是她後面明顯什麼都沒有。這時候奶媽突然抬頭看向我,眼神渾濁而呆滯,然後詭異的對我咧嘴笑,牙齒裡全是血!一股寒流從我頭頂升起,我感到惡心,前所未有的惡心,還有驚悚,還有很多很多感覺,前所未有的感覺,我現在隻想跑,拔腿就跑,回到房間我蒙上被子瑟瑟發抖,不停的對自己說:這是夢,這是夢,這是夢,這是夢……

          迷迷糊糊的我睜開眼,已經天亮瞭,揉瞭揉眼睛掀開被子,聽到外面一陣嘈雜聲。我推開門,剛好一個仆人從我門前走過,我忙攔住他問什麼事。那仆人說道:奶媽死瞭!便匆匆離去,我顧不得驚訝,便趕緊前往奶媽的房間。

          門前圍滿瞭人,我擠瞭進去,看到奶奶和老李在裡面查看奶媽的屍體,老李以前是幹仵作的。我看到瞭奶媽的屍體,渾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雙腿以一隻馬張開,床單甚至床上全是血,臉上的表情很怪,似很快樂又很痛苦,嘴巴咧的很快,好像鬼魅般的大笑,又好像大叫,牙齒上全是血,頭發凌亂,死相很詭異。奶奶幫奶媽裹瞭條被單,便問老李:老李啊,這奶媽是怎麼回事啊,怎麼無端端的就死的這麼離奇啊,這死相有點詭異啊!她死因是什麼啊!

          老李說道:從屍體的跡象來看,奶媽應該在昨晚半夜就已經死瞭,死因應該是下體破裂失血過多和她咬斷瞭舌頭而死亡,夫人,我看她死狀這麼淒慘,還是請人幫她做做法事,打堂齋吧,然後在去縣城報案,請人來調查吧!奶奶並沒有回話,而是揮手讓張管傢送老李離去,並驅散瞭人群。老李走之前,在奶奶的耳邊輕聲說道:夫人,奶媽懷孕瞭三個月瞭。說完便匆匆離去。奶奶聽完臉色變的鐵青,要知道奶媽是個寡婦,她在生下孩子後不久老公就去世瞭,終身未嫁,也從不與別的男人有瓜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