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bzblv'><strong id='bzblv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i id='bzblv'><div id='bzblv'><ins id='bzbl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span id='bzblv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bzblv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bzblv'><strong id='bzblv'></strong><small id='bzblv'></small><button id='bzblv'></button><li id='bzblv'><noscript id='bzblv'><big id='bzblv'></big><dt id='bzbl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zblv'><table id='bzblv'><blockquote id='bzblv'><tbody id='bzbl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zblv'></u><kbd id='bzblv'><kbd id='bzblv'></kbd></kbd>
        <i id='bzblv'></i>
        <acronym id='bzblv'><em id='bzblv'></em><td id='bzblv'><div id='bzbl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zblv'><big id='bzblv'><big id='bzblv'></big><legend id='bzbl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dl id='bzblv'></dl>

      2. <ins id='bzblv'></ins>

          索命鬼王曦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视最新版下载_草莓丝瓜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  宋時,定安縣有一個窮書生叫王曦,他自幼出生貧寒,傢徒四壁,一心攻讀聖賢書,夢想考取功名,光宗耀祖。在定安縣的鄉裡有一個女子叫蘭氏,蘭氏在鄉裡遠近聞名,頗有姿色,四方鄰居都叫他蘭美人。可蘭氏雖然生的一副好皮囊,內心卻是不甘寂寞,不守婦道的女子。後來,蘭氏經媒婆介紹嫁給瞭窮書生王曦。

            嫁入王曦傢的蘭氏總是嫌貧愛富,待他非常刻薄,還總是趁王曦不在傢的時候偷偷勾引來往的過客,行茍且之事。

            這天,王曦正好外出尋找一位同窗好友,談論詩詞歌賦,回傢時已經到瞭深夜。剛想進門,突然,他聽到傢中有種不尋常的舉動,一種窸窸窣窣的聲音傳瞭出來,不多時聽到蘭氏嬌喘連連。王曦透過門縫朝裡面望去,正好看到,床上一個精壯的漢子和蘭氏擁抱在一起,蘭氏媚眼如絲,身上一絲不掛地在床上動作著。

            王曦頓時明白發生瞭什麼,原來蘭氏趁自己外出,不甘獨守空閨,在傢中偷起瞭漢子。王曦氣極瞭,推門而入,暴喝一聲:

            狗男女,你們竟然趁我外出,幹出這麼下賤的勾當,看我不殺瞭你們這對奸夫淫婦。說著,王曦抄起門後的一個頂門棍,惡狠狠地便向床沿走去。

            蘭氏被王曦的突然到來,嚇瞭一大跳,慌張著從床上爬瞭起來,也顧不得那漢子,就向床裡躲去,一邊躲還一邊求著繞。

            相公,我再也不敢瞭,是那漢子勾引的我,我冤枉啊,你饒瞭我這一回,我今後一定恪守婦道,好好待你。蘭氏恬不知恥的告饒著。

            王曦青筋暴起,怒吼道,你個淫婦,你從嫁到我王傢以來,什麼時候還恪守婦道瞭,我以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瞭,可如今你偷人竟然偷到傢中來瞭。看我不打死你們兩個奸夫淫婦。

            王曦,一悶棍向床頭敲去,那漢子初次也被王曦的氣勢懾瞭一大跳,等看到王曦原來是個文弱書生,心中底氣便足瞭好多,也沒有王曦剛沖進門時那麼膽怯瞭。

            那漢子瞅準時機,一把抓住瞭王曦手中的木棍,一個反手便躲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那漢子本身比王曦強壯好多,又因常年在外做苦力,身體更是敏捷,王曦那是那漢子的對手,被他三習五除二便摁到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他腳踩在王曦的臉上,輕蔑的說道,就你這小身板,難怪你傢夫人偷人,活該吧。

            王曦憤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無奈自己手無縛雞之力,隻能仍那漢子擺佈,隻是眼睛突兀的看著蘭氏和那漢子,漲紅瞭臉。

            蘭氏,見王曦這般羸弱,心中的餘悸早已消失殆盡,隻見蘭氏坦胸露乳的依偎在那漢子身上,賤笑道:

            就你傢這般光景,還想留住我的人,就你這瘦小身材,有怎麼能滿足我,你也休怪我去偷人瞭。說著,還向王曦臉上啐瞭一口唾沫。

            王曦自幼苦讀聖賢書,心中對人格尊嚴看的極是重要,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委屈,怒火攻心,又發泄不出來,翻瞭個白眼,一口悶氣沒呼出來,竟生生地被氣死瞭。

            蘭氏和那漢子,看到王曦翻瞭個白眼,口中突突地吐出瞭幾口白沫後,便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瞭,那漢子驚駭地朝王曦的鼻孔摸去,試探瞭一會兒,感到王曦確實沒瞭呼吸,手驚恐地縮瞭回來,顫顫巍巍地看著蘭氏說,死瞭,竟然真死瞭。

            蘭石聽聞後,嚇瞭一跳,驚恐地走上前去,摸瞭摸王曦的脖頸,膽戰心驚的抱住那漢子,臉色煞白的說道:

            .....怎麼..............死瞭.......怎麼....辦啊............想個辦.......吧。

            蘭氏嚇的早已口不擇言。

            那漢子正瞭正心神,臉上顯示出一臉的陰惡,奸邪地哼瞭一聲,說我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趁著深夜,將他埋瞭便罷,這樣便神不知鬼不覺瞭。

            蘭氏畢竟是婦道人傢,也拿不定註意,默默地點頭應允瞭。

            那漢子便扯下床上的遮羞簾子,胡亂地裹瞭裹王曦的屍體,和蘭氏躡手躡腳的跑到後院,趁著黑夜,挖瞭個深坑,將屍體草草地掩藏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自從王曦死後,蘭氏還是本性難移,早就將王曦的死忘到瞭九霄雲外,仍然不恪守婦道,偷偷地和那漢子廝混,夜夜顛鸞倒鳳,翻雲覆雨。

            王曦被掩藏的那晚,黑白無常便前來勾取他的魂靈,他被帶到瞭陰曹地府,王曦第一次看到現實的地府,隻見周遭陰森恐怖,孤魂遍野,四周漆黑一片,眾鬼淒慘嗚咽的哭叫著,................,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”

            王曦毛骨悚然地聽著,再看看四周,隻見陰間的最深處有一條河,河裡的水渾濁不堪,漂著一顆顆白森森的頭顱,聽黑白無常說,這些頭顱都是生前極大的惡人,他們死後,陰間判官是不讓轉世投胎的,都直接被眾嘍囉扔進忘川河中,飽受河水浸泡之苦。

            說著,突然,忘川河邊一隻幽幽的燈籠竟然亮瞭起來,燈籠的旁邊還放置著一臺陳舊的木桌,木桌上刻著各種符咒,一具白森森的枯骨握著毛筆,正襟危坐,神情肅穆,翻著桌子上的一沓厚厚的賬薄。

            給判官大人請安隻聽見黑白無常,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呼喊道。

            王曦這才知道,眼前的這具枯骨,竟然就是赫赫有名,掌管生死薄的判官大人。

            王曦也不敢怠慢,慌張的跪在地上,唯唯喏諾地說道,小生,也給判官大人請安。

            判官大人,面無表情,用筆在生死薄上劃著什麼,並沒有理會王曦。過瞭一會兒,判官大人突然抬起頭來,眼神一片肅殺,看著王曦說道,你就是永定縣的那個書生吧,剛剛查瞭你的生死薄,你的陽壽確實已盡,本判官念你飽讀詩書,是個可用之才,就交給你一份幫本官管理地府賬目的差事如何?”

            王曦叩首道,小生謝過判官大人的栽培,不過,大人,能否讓小生回去陽間一遭,小生還有一點傢事未瞭,等小生瞭瞭此事,便前來報到,可好?”

            那判官聽王曦說的誠摯,大手一揮道,去吧,本官給你三天時間。

            這夜,王曦的鬼魂,來到瞭以前自己的傢中,自從自己死後,傢中更是破敗,周圍狼藉遍野,可見那夫人已經很久不去灑掃瞭,王曦飄蕩在自傢的門前,探頭向裡屋望去,果真,那淫蕩的婦人還在,正在和一陌生男子行著房事,那男子騎在蘭氏的身上,奮力地沖刺著,蘭氏面部緊繃,身體微顫抽搐,劇烈地迎合著。

            王曦一晃身,便破墻穿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突然,隻見那男子,陡然停瞭下來,身體一顫,雙眼翻白,口吐白沫,竟然昏死瞭過去。蘭氏驚恐的爬瞭起來,恍惚間感到自己的脖子處被什麼東西捏著,越來越緊,她心驚肉跳地雙手亂舞,賣力的掙紮著,但就是摸不到任何實物,隻感覺到有一股千斤重的力量勒的她喘不過氣來。

            突然,一陣陰風刮過,案上的那臺油燈幽幽地亮瞭起來,蘭氏在迷糊間看到,案前站著一個書生,滿臉慘白,眼神冷峻,仇恨地盯著她。

            蘭氏頓時嚇得魂飛魄散,驚恐地指著那身影,口中喃喃道,是你........是你.......說著,雙手無力地垂瞭下去。頓時香消玉殞。

            王曦,捏死那淫婦後,回到瞭陰間,從此便潛心掌管陰間的各類賬目,後來又被判官崔府君賞識,賜他一索命鬼的稱號,專職來懲戒陽間不守婦道,不遵倫理的淫蕩女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