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fenpt'></dl>

  • <tr id='fenpt'><strong id='fenpt'></strong><small id='fenpt'></small><button id='fenpt'></button><li id='fenpt'><noscript id='fenpt'><big id='fenpt'></big><dt id='fenp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enpt'><table id='fenpt'><blockquote id='fenpt'><tbody id='fenp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enpt'></u><kbd id='fenpt'><kbd id='fenpt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fenpt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fenpt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fenpt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fenpt'><em id='fenpt'></em><td id='fenpt'><div id='fenp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enpt'><big id='fenpt'><big id='fenpt'></big><legend id='fenp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span id='fenpt'></span>

        2. <i id='fenpt'><div id='fenpt'><ins id='fenp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fenpt'><strong id='fenp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鬼馬驚魂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视最新版下载_草莓丝瓜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    馬影

              細密的雨點打在本就濕乎乎的皮膚上,給人一種黏稠的厭惡感。吳昊與趙傑在土路旁邊的小土坡後面蹲著,隻露出眼睛來看著他們剛剛在道路中間放好的一捆草料。

              “真的會吃嗎?那可不是活的。”吳昊疑惑地轉頭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死人擺供,死馬獻草。錯不瞭的。那草上被我塗瞭一點兒東西,保證能把它引來。”趙傑目不轉睛,小聲回道。

              吳昊半信半疑。他斷臂的傷口雖然已被趙傑處理過,但是劇烈的痛感卻讓他想死。

              兩個小時前,吳昊同趙傑上網回來,疲憊的他們一躺下就有瞭睡意。可沒過多久,趙傑感覺身體各處都傳來瞭瘙癢的感覺。他以為是蟲子,就隨意地拍瞭身體幾下,可最後一下卻拍在一隻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別鬧,都幾點瞭,快去睡吧。”趙傑以為是吳昊在鬧著玩,便翻身朝裡不再理會。很快,面對墻壁躺著的他睜開瞭眼睛,因為他發覺剛才摸到的好像不是活人的手——那手冰涼而粗糙,像已死的老人的手!趙傑小心翼翼地從枕頭底下摸出自己的手機,慢慢地打開手電筒,然後猛地起身一照!

              一個黑乎乎的巨大人形影子在燈光下扭曲蠕動著,而且它居然沒有五官!趙傑想趕緊喊吳昊一聲,讓他來幫忙。可他往吳昊的位置一看,卻發現一匹巨大的馬影將前蹄搭在床頭上,不斷地用馬鼻子嗅聞吳昊的頭。這馬影的每一次呼吸都會在吳昊臉上形成一團黑霧。終於,吳昊忍不住瞭,“啊”地一聲尖叫。那馬影仰天一聲嘶鳴,隨即張開巨大的馬嘴就向著吳昊咬去。吳昊抬手一擋,他的整條胳膊一下子被撕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哪裡來的孤魂野鬼,找死!”趙傑大喊一聲,跟隨表哥學過一點兒法術的他飛快地從腰間掏出一張符紙,一掐印決,舌尖精血噴吐上去,喝道,“夾縫幽火,聽我驅使,惡影焚盡!”

              一條白色的火鏈從符紙中奔騰而出,在空中瘋狂地盤旋,繼而如蛇般狠狠地對著鬼影纏繞而上。可那鬼影十分敏感,如蟲子般詭異地蠕動著,從鎖鏈中擠瞭出來,繼而開始劇烈地收縮。而隨著它的收縮,那馬影竟也開始縮小,最終在地上變成瞭一個與常人相仿的模糊軀體。

              這鬼馬居然是鬼的影子,這怎麼可能!

              那鬼一成形便直奔陽臺,沿途留下濃重的死氣,最終沖進夜色中消失不見。趙傑趕緊掏出黑色的紗佈給吳昊裹上——這是用黑狗血浸泡過的紗佈,專治被惡鬼襲擊的重傷。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吳昊的傷口果然不再流血,隻是疼痛並沒有減弱。趙傑又施展法術安撫從睡夢中驚醒的室友,才扶著吳昊晃晃悠悠地走出瞭寢室。

              變故

              他們一直等到那捆草料在雨中被徹底淋濕,那人影也沒有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“應該快瞭。這所學校以前是戰場,我估計是這匹馬連同它的主人在雨夜中戰死,幸存的同伴用馬革包裹它主人的屍體。馬是人的夥伴,於是兩者便合二為一。不過因為馬的部分靈魂保留瞭下來,所以它們是吃草而不是吃肉。”趙傑安慰道。

              可吳昊想瞭想覺得不對,既然它是吃草的,那為什麼還要啃他?趙傑好像猜透瞭吳昊的想法,趕忙回道:“這種鬼可不單純是馬,還有一部分是那戰士的魂魄。我們這麼晚才回來,它是把我們當成敵軍瞭,所以才跟到瞭寢室。”

              吳昊恍然大悟,還想要繼續詢問,趙傑卻突然做出噤聲的動作。吳昊向土路那邊望瞭望,發現土路的盡頭,有一個模糊扭曲的影子正慢慢走來。他倆趕緊壓低身形,趙傑拿起早已準備好的斬馬刀,割破手指將鮮血塗在刀口上。影子走到那捆草料前,朝四周看瞭看,地上的影子現出異形便開始膨脹變大並直立起來,而後居然真的低頭吃起瞭草料。

              就是現在!

              趙傑從土堆後一躍而起,舉起斬馬刀就朝著馬脖子狠狠地砍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咔嚓”,馬頭被他一下子砍瞭下來,淒厲的慘叫卻是從一旁分離出來的影子口中傳出。趙傑的嘴角露出一抹兇狠的笑意,將斬馬刀插進馬頭挑瞭起來,馬頭仰天一聲嘶鳴便化成瞭一團黑霧。趙傑聞到一股濃重的屍氣,突然感覺這件事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,於是急忙回頭望瞭一眼,卻發現吳昊背後站著一個鬼影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詐,它是故意的!”趙傑急忙大喊,可是已經遲瞭:失去瞭一條胳膊的吳昊行動不便,在他回頭的時候,那鬼影已經撲瞭上來……

              趙傑拼命地想要沖上去,馬的殘軀卻將他踐踏在腳下。而就在吳昊百死無生的時候,一個人影猛地從旁邊沖瞭出來,手中拿著一個巨大的鈴鐺使勁地搖晃。一陣奇異的聲音從鈴鐺上擴散出來,那鬼影聽到鈴聲便抱頭哀號,身形急速膨脹。那人影抬著手伸出四根手指,便有四道符文凌空立在他的指尖:“天相、地相、人相、鬼相,四相之力,鬼軀封禁!”符文脫手而出,射到鬼影的四肢上,它的身體居然像幹涸的河床一般龜裂,哀嚎聲頓時響徹不休。

              人影見那鬼居然還沒死透,連忙咬破食指,就著黑色的腥血在鈴鐺上劃瞭幾道奇異的符咒。符咒一成,鈴鐺瞬間變得如銅鐘般巨大。他抱著巨鈴對準它的頭顱狠狠地扣下,一陣強烈的黑風從鈴鐺底下吹瞭出來,佈滿血腥的屍氣一下子擴散開,最終在雨裡湮滅。而壓住趙傑的無頭馬見黑影散盡,黑霧一轉,馬頭便又回到瞭脖子上。它抬起蹄子便沖向那人影,可到瞭近前時卻像見瞭鬼一樣撒腿就跑。

              鬼契

              那搖鈴鐺的人影扶起地上的吳昊,向著趙傑走來,趙傑這才看清那原來是他表哥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怎麼來瞭?”趙傑疑惑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早就來瞭。”表哥哼瞭一聲,不屑地回道,“你到底在幹什麼,還真以為這是馬啊?它是給你佈瞭一個陷阱,以節省發動契約的力量。你可真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契約?”趙傑更加困惑瞭,也知道自己所謂的馬革裹屍完全猜錯瞭。

              表哥嘆瞭一口氣,許久後回道:“是牧馬人,半人!血筆為字、肉軀為押、終身為奴!你們兩個人已經簽約瞭,那匹馬隻是它與鬼交易後變出來的東西,你們這次遇到大麻煩瞭。”